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k歌之王02

我愿意和你约定致死,我只想嬉戏游唱到下世纪。





拥吻是绝佳的催情剂。相恋至深到灵魂碰撞出绚烂烟火,再靠近一步,再近一步,人们就撺掇着推荐床上交流。人总有心怀各胎,思想交融无分真假,何况演艺界这一带,愿意假惺惺就能信手拈来。于是雷狮很自然地吻下去,右手通过衬衫轻薄的布料,触碰到安迷修温热的肌肤。

深情足够,无需试探。

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可说的,爱与咖位流量大小无关,不是借机上位或潜规则,爱情是感情的一种,无论性别年龄,它愿意缠上你,你就得受之坦然。

偷情一样拉上全部窗帘,锁门关灯,在床头柜尖锐的地方铺上几个枕头。

似乎是很久没有如此亲昵,开场戏的拥吻差不多持续了两分钟,雷狮面颊有些微红,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偏偏还要上挑,安迷修没忍住去抚摸他的鬓角和后颈,凑过去的时候嘴角不经意间擦过他的眼角。

“雷狮。”

安迷修俯在他的耳边呢喃,声线低沉而富有磁性。他撞见雷狮富有调戏意味的目光,继而继续撩拨着,无师自通,在耳边不断低语着他的名字。

雷狮,雷狮,雷狮。

一个吻是不够的,怎么会足够,光是有空出的档期就巴不得腻在一块儿。名正言顺,光明正大,这两个词目前还在臆想里,真要实现,估计得再过个八九年,等真正决定退出演艺生涯了,就签证飞国外办手续啊办婚礼啊,然后偶尔开网络,追过去一年两年甚至十几年里拍过的黑历史片,互相嘲讽。

“等我开间投资公司,包养你。”

雷狮说,然后又凑过去索吻。

语气很霸道,带着挑逗,安迷修恨不得立刻扒了他的衣服,去掉了前戏,赶紧增进感情。

其实他们不太适合过于甜蜜的生活,腻,没味道,没意思。然而目前的生活,依旧处于没日没夜钻研剧本接通告开发布会接访谈综艺之中,复杂单一,就连恋爱这一选项,都永远无法开诚布公。

娱乐圈这样一个庞大的地方,男女恋爱都得经过粉丝吃瓜路人女友粉的考验,不顺眼就骂,厌恶就滚,更不必说同性恋这个忌讳的名词。其实谁不是渴望恋爱自由人人平等,像他和雷狮这样微博几千万粉丝的演员,即使敢曝光,接下来等待的也是被封杀,雪藏。

谁愿意消耗一切抵挡这些。

再强大也总有一天会被现实打击变得脆弱。

又不是圣人,不自恃清高,只是因为热爱才演,却爱上一个错的人。

“好啊,我等着。”

安迷修回答他,尾音上扬,眼里似乎有笑意。

……


从宿醉里醒过来已经到了第二天中午,他按了几下太阳穴,环顾四周,他在郊区的别墅里。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什么事都记不清。
原来在做梦。

都是过去的事。

雷狮提起精神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皱着眉闻了闻,才发现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酒气。

卡米尔掐好时间点过来给雷狮接下来的行程表,今天一天空着,明天要启程去《闲庭》开播发布会,在后面档期基本排满,偶尔有一两个休假日,然后就得飞到江苏入新组。

雷狮接过安排表,抬头就瞥见卡米尔欲言又止的神情:“长话短说。”

“八月底《云下》入组,剧本没有很大改动,基本按原样,不过刚才导演流出的消息说,另一个男主是安迷修。”

令卡米尔很意外,雷狮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异常冷静。他连大哥发火都能想象的出来,直接拍板毁约怒骂,所以来之前卡米尔甚至两手准备劝词和公关……没想到对方毫无波澜。

“安迷修?”

“大哥,圈里没有第二个人叫这个名字。”

“……”雷狮,“林衍?”

“制片和导演在层层挑选之后才锁定安迷修,也没办法,在本人还不知道的情况下经纪人先出击了,对方和投资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资源。”

“不是他本人的意见?”

“这会他应该刚刚知道,估计已经拿到剧本了。也就是说,一个月以后你们要再见面,而且五十集集集都有对手戏。”卡米尔沉默半晌,抬眼道,“大哥,想开点,其实那次未尝没有可能他被迫的。从那件事开始,你清空拉黑了他的联系方式,已经差不多一年没有联系了。进组后你可以好好跟他交流交流。”

雷狮:“……”

这他妈失恋的就算了,卡米尔居然胳膊肘往外拐了。

雷狮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响了,来电人嘉德罗斯。

“……喂?”

嘉德罗斯好像在说话之前想到了什么,有些尴尬地干咳几声:“……之前那事,格瑞昨天跟我聊了两句,现在不太方便跟你说。不过安迷修那边,我们之前的确有意让他转到凹凸,但是电话没到他那里,经纪人截下来了,后来以为是安迷修自己的决定就没再联系。”

“你成了凹凸的?”

“……靠这不是重点,”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狗仔,只是顺带让祖玛查了一下,我觉得你们有误会,但是好像又没有,感情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我跟你说……”

雷狮果断挂了电话并手机关机。

卡米尔:“……”

这种事情他也说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回不去了,现在还要再续前缘吗?


安迷修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平静地看着他的经纪人。

“您不用刻意跟我提雷狮在这部剧,我知道我档期还空着,多演一部大IP的剧也没什么,不过……”

“安迷修,你应该知道最近雷狮闹绯闻,和陆晓。让你和他演《云下》是他们的意思,本意洗干净绯闻,顺便炒一波cp,你的热度也会升高,一举两得。”

经纪人没有注意到安迷修忍隐退让下右手已经握紧了拳头,他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慢慢地吐出来。

“我的合约到明年一月,我已经说过,不打算续了。您的行为很让人费解,明明自己联系的导演,为什么要扯到他身上。再者,您已经把全责推到他身上了一次,这次希望又我们复合?您觉得他真的愿意和我合作吗?”

“合同已经下来了,剧本你也看了,雷狮经纪人也已经得知这个消息,这部剧必须拍。

安迷修很久没有接话。

“我知道了。”他从沙发上站起身。

经纪人微微挑眉:“你还在喜欢雷狮?”


“不是还。是一直。”



就算可重头开始过怎更改结果。
重蹈覆辙更加不懂怎么失去你。

tbc.

评论(1)
热度(68)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