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K歌之王01

我唱的不够动人,你别皱眉。





杀青的时候已经到了五六点钟,正值热夏的缘故,白昼格外漫长。雷狮卸完妆出了戏棚,天空还微微亮着。场地的原因,司机把车停在远一点的地方。旁边围了一圈他的女友粉,现在很自觉地空出一条路来给他上车,极个别混进来的私生饭趁着机会,拿闪光灯使劲怼上来。

雷狮眯了眯眼,张开五指遮住一个男私生饭的摄像机镜头。

“有意思吗。”

皮笑肉不笑。他目光明明很轻,落在身上却似有千斤重。男私生饭下意识地缩了身子,很快隐没到人群中,看不见了。

卡米尔看得出他心情不佳,在车上也只是公式化地和他讲接下来的行程安排,让他好好休息,在车上闭眼睡一会。

“八九点的时候去的KTV,很安全,他们提出来聚一聚,就当做放松就好了。”

雷狮“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哪句。他把手肘靠在车窗边上,沉默地看着外面不断朝后退去的高楼大厦。

一路无话。

他有时候还是会梦见那个人,憎恨那个人所谓假惺惺的关心,却又喜欢他从头到脚的每一点。雷狮不算非常感性,但人在某个特定的情境里,总会反反复复把记忆揪出来鞭策、质问自己,这为什么要发生,凭什么非要接受事实。


做戏看上去是很容易的,但其实最难。老戏骨不在意戏里和其他演员大尺度动作,而大多数刚刚混到他们这个层面的人,爱不敢大胆,初吻早不知道打哪开始就没了。年轻若管不住感情,入戏太深,常常被推上热搜的风口浪尖,成为多数吃瓜群众看戏讽刺的笑话。于是“潜规则”“攀附上位”等等词语出来了,有黑粉有傻逼有ky有跟风,世界很残酷的,要做到云淡风轻还出人头地,这才是第一道历练。

在看脸的时代,演技排在第二位。

而雷狮和安迷修又很不同。

雷狮出道早,第一部演了青春校园偶像剧,没想到一夜爆红,几个月里霸榜热搜,星途坦荡。安迷修在戏剧专业毕业,四年里什么片都没接,直到毕业三年以后才渐渐红起来。

安迷修红起来的那部片子也是他第一次正式和雷狮认识的时候,演了个配,骑士道的信仰,用双剑格斗,和雷狮角色八字不合,还被粉丝亲切地称作“恶心帅”。

说来也奇怪,以前他也演过许多主角,却远远没有这个配的人气高。

毕竟这部片不讲爱情,男演员基数大,这个时候西皮粉和磕rps的粉丝就多了,加上营业期官方互动多,私下也有讲靠这个拉动收视率的事情,西皮粉几乎一日三餐管饱。

但不可强求的事情,万不可强求。

这一个开端,两个人都没当回事。


堵车了差不多一两个小时,司机直上高速路到KTV的时候已经八点四十了,卡米尔陪他坐电梯上了三楼,帮他推开门。

雷狮很明显地皱了皱眉头,压低声音问:“他怎么也来了。”

“不清楚。”卡米尔顿了一下,也压下声线说,“他们剧组也刚杀青没多久,想着线下小聚一下,安迷修那边可能也没考虑那么多。”

那他现在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行。雷狮点头,“那我去了。”

“大哥,”卡米尔最终还是开口叫住了他,“我和司机在下边,实在不行的话,打电话,我上来接你。”

安迷修坐在最右边的一张桌子边,在雷德唱歌跑调的背景音下和几个演员在玩什么游戏,大概输得很惨所以已经被灌了几杯酒。其中一个是安迷修最近搭档的女主,眼妆化得漂亮,头发卷成夸张的大波浪状。

雷狮站得远远的,就看见安迷修逆着朦胧迷幻的灯光,他酒量其实不怎么样,脸上已经泛了点红。

格瑞拒绝了嘉德罗斯对歌pk的邀请,小影帝气急,看着站在边上如若无人的雷狮就拽了过去,格瑞很配合地把话筒塞给雷狮。

雷狮这么高,一被拽到主场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安迷修微醺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酒醉和灯光的效果制造了双重滤镜,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眼里的雷狮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总之他很快垂眸,面前酒水里又倒映出雷狮高挑的影子,比谁都出色。

——可能真是有点醉了。

雷狮现在知道为什么格瑞不和嘉德罗斯唱了,这大概是刚杀青他石乐志点了首《因为爱情》。

雷狮:“谁唱女的部分?”

嘉德罗斯:“当然是你……”

嘉德罗斯还没说完,雷狮已经入了歌。他掐的点太好,恰好在入歌的时候坑了嘉德罗斯一把。

嘉德罗斯:“……”

后来都喝多了,就不在意到底唱了些什么,基本都是大咖们的群魔乱舞。

之前灌醉了安迷修的演员小姐姐凑到格瑞旁边,喝多了,不知怎么的把他当成了凯莉。

“哎,莉姐,你造吗,刚才真心话安哥输了好多回,说他还有喜欢的人。而且一直喜欢。”

“这敢情深厚啊,可惜在这个圈子里,”小姐姐撇撇嘴,“谁被爆出来都不好过。”

格瑞:“……”

格瑞棒读:“真好。”


安迷修是真的喝醉了,身上带着一股酒气,唱了几首就不行了,神情恍惚地撑着头坐在那里。

雷狮在这个时候过来的,身上浓浓的酒味和安迷修的碰在一起,气氛暧昧了不少。他虽然好像醉了,眼神却很清明。以演技和颜值出名的演员而言,要演,真不清楚意味真假。

他说:“安迷修,你还有没有那个意思。”

安迷修坐在KTV的沙发上,没反应过来,一怔被雷狮整个人圈在了两臂之间,雷狮居高临下,在其他人看来已经到壁咚范畴了。

嗯,你说什么……?

安迷修还在懵,雷狮在他眼前晃成了三个虚影。

雷狮没有给他更多理解的机会,俯身就吻了下去。

吻极深,带着疯狂,他用舌头撬开安迷修的牙齿,感受到对方酒后不太规律的紊乱的呼吸,呼吸带着火一般的炙热,几乎要包围吞噬了雷狮。安迷修忽然将手覆上雷狮的后脑勺,就好像要后来居上,将对方一整个地拆吞入腹,然后忘情,然后纵欲。

包房里的空气好像一瞬间降到了零度以下,唯独他们的地方火热地升着温,这温度又无法扩散,只在接吻的地方固执而热烈地燃烧着。

他们的心都是冷的,快要到绝对零度。
但是呼吸是热的,手是,脸是,肢体是。

爱也是。

雷狮放开了他,所有人都还在愣神中没有说话,也没有注意到安迷修垂下眸笑了笑。



很想跟你讲我未曾害够你,
可惜不想再重复讲对不起。

tbc.

评论(4)
热度(140)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