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巍澜]假性失忆与恋爱

-原著「番外一」后妄想





赵云澜几天里已经特调处到酒店的路摸得很熟,沈巍一路跟在他后面,看着赵云澜轻车熟路地摸到酒店前台,掏出祝红送的六折金卡,和招待小姐插科打诨,硬是让早上交了钱的单人间改成了双人房。前台小姐左看右看,终于在赵云澜附近看见淡淡笑着的沈巍,眨了眨眼,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时间有点尴尬。

赵云澜笑了几声,沈巍猝不及防地被他一把拉过来。前台小姐一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总之在她的注视下,赵云澜的右手顺理成章搭上沈巍的肩膀。

赵云澜神秘兮兮:“哎给你介绍一下,这我媳妇。”

沈巍没反驳,有些无奈地勾勾嘴角,笑意却很浓。赵云澜这个人,倔起来没有人能动摇,但要他开心了,哪怕冰释前嫌也很容易,且化解尴尬的过渡期又短,自然得好像过去他们没有冷战过,他们从几天甚至万年前到现在都是这样,没有分合没有离愁。

服务生把赵云澜之前的行李提上了电梯,等沈巍和赵云澜进来。说是行李都夸大了,赵云澜其实和在医院那十几天差不多,只拿了几件衣服和几份文件,装在不大的灰色布袋里。

沈巍说,我来。他礼貌地伸手过去接服务生拿的布袋,没到手却被赵云澜先一步抢了去。

“你拿什么拿。”

沈巍刚想说些什么,电梯叮的一声开了,赵云澜大步地走出电梯,没有给沈巍说话的机会。他沿着过道走了不久,还没见着沈巍从后边跟过来。赵云澜的脚步罕见地顿了一下,朝后边扭头,思考了半晌刚才自己那么说会不会让沈巍误会。

“不好意思,接了个电话。”

沈巍走过拐角,抬头就见到赵云澜在不远处等他。他穿着去龙城大学开讲座的正装还没换下,西装笔挺,眉目温润,领口规规矩矩地打着深色的领带。赵云澜把沈巍从头到脚仔细地看了一遍,觉得自己眼光真不错,找了个既好看衣品又好的。沈巍一愣,有些局促地站在原地,等他看完再过来。

“哎沈教授,我真是赚大发了!”赵云澜突然说。

沈巍茫然地眨眨眼:“啊,赚什么?你最近接了高价案?”

赵云澜:“……”

后来终于进了房间,中央明晃晃地放着一张双人床,床头柜前好整以暇地摆着两双白色棉拖鞋。赵云澜晃了一圈,然后直接四仰八叉地倒在了床上。鞋还没脱,沈巍瞥了一眼,放下公文包,蹲下去帮他解开鞋带,动作轻缓,就好像这动作已经做过千千万万次。

赵云澜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见沈巍这样动作,不由得愣了一下,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脚。

“别动。”沈巍朝他一笑,帮他脱了一只鞋子。

“你……”

赵云澜实在服气,市场上那些软柿子好捏,偏偏沈巍这软柿子他拿捏不到。赵云澜又悲愤,明明一万年前堂堂昆仑君一句玩笑话,小鬼王都脸红得像只熟透的西红柿;现在沈巍有时还会脸红,但怎么他一笑,自己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果真人不可貌相,斗量也找不得海水。


……
等沈巍洗完澡出来,电视台节目还在吵吵嚷嚷,赵云澜靠在双人床的床背上,头微微歪斜着,眼皮半合半闭,右边脸被压出一道红痕。大概是白天里用于工作和与沈巍赌气的精力多了,有些疲倦。

沈巍轻手轻脚地关掉电视,生怕吵醒赵云澜,走过去帮他捻被子。

不知道赵云澜这个被处里人称作“满肚子坏水”的是真疲倦还是怎的,总之沈巍一靠近,赵云澜原本的满脸睡意全部飞走了,精神抖擞地掀开被子,正大光明地看他。沈巍被赵云澜的突如其来吓了一跳,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赵云澜说:“沈老师,让我亲一口呗。”

然后他凑过来,沈巍没躲,赵云澜默认他同意了,虽然对方同不同意他也会这样做。于是赵云澜处长得寸进尺,堵住了沈老师的嘴唇。最开始不是很霸道,赵云澜也就是先尝试尝试,没料到后来占了上风的依旧是沈巍。

赵云澜被得了甜头的鬼王更深地吻着,他用手托着赵云澜的后脑勺,赵云澜就用手扣住他的腰。可是沈巍这个人——赵云澜有点儿喘不过气,依旧偷偷抬眼瞄着沈巍,后者半闭着眼,睫毛微微颤抖着,鼻梁高挺,房间里灯光由上而下泼洒下来,那张脸棱角分明,他就是很喜欢。

赵云澜想,肯定是他太心软,所以每次都让沈巍占了便宜。

第二个吻结束了,两个人乾坤大挪移一样地换了位置,赵云澜摸了摸有点儿红肿的嘴唇,站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无辜的沈巍。

“沈教授,”他说,“我要上你。”


沈巍的衣服其实早已半开,赵云澜顺着看下去,一眼却看见他腹部若隐若现的纱布。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儿,半晌低着头一颗一颗扣子帮他系上。沈巍出院还不过半个月,身上小的大的伤口都有,若非是现代医学技术有够牛逼,也幸亏他体质特殊,沈巍好说都得半年才出来。

“?”沈巍愣了愣,没有说话。

“那个,还是好好睡个觉吧,”赵云澜干咳了两声,“等你伤养好了……”赵云澜没有接着说下去,叹了口气。

“小伤而已。”沈巍说,赵云澜没说话,别过头,沈巍关了大灯,叫他,“云澜,你生气了?”

“……昆仑?”

“你下次考虑下自己吧。”

赵云澜缩进被子里,声音有点闷。

“好。”沈巍低低地笑了笑。



第二天是周末,沈巍没课。赵云澜不认床,到哪儿都睡得快,起的也早,他迷迷糊糊睁眼,只觉得身体被什么东西束缚着。等他稍微清醒一点,才发现沈巍抱着他睡了一整个晚上,赵云澜翻了个身,看见沈巍的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做噩梦。

他的动作有点大,沈巍也睁了睁眼,整个人还有些懵,没梳过的头发乱糟糟地翘着,看上去很可爱,赵云澜很想揉一把,但碍于某种原因他还是没有动手。

“……你是……”

“沈巍?”

“敢问……贵姓?我记不太得……”

赵云澜一时被噎住了,以为这是什么狗血电视剧套路,可是很明显,没有,沈巍一整个人好好儿地躺在自己面前,问出这种话。

“我是你老公,你是大学教授,我和你是包养关系,本来我们要去结婚的没想到路上出了车祸,你受到创伤造成失忆,我们正在努力恢复到以前的关系……”

赵云澜扯谎不打草稿,并且不脸红。

沈巍的样子却不像开玩笑,本身看上去一副禁欲的样子就不会调戏别人,赵云澜沉思一会,丢沈巍一个人在床上自己回味他的谎,套了外衣跑到窗户边打电话。

“大庆?”

“……干啥啊赵处,”黑猫打着哈欠,显然也是没醒,“哟,和沈教授开房又不回家,挺滋润啊。”

赵云澜:“……”

“闭嘴!我想问一下,沈巍醒来那天,医生有说什么没?”

“你又叫我闭嘴,又让我说……”大庆调笑了两句,正经道,“你不看他没事儿才跑的吗,怎么现在来问我。”

“沈巍今早不记得我了。”

“恭喜恭喜!”大庆说,“不过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先前沈教授被你救回来前,能量已经遭受重击,加上之前保持轮回消耗的,他的时间线暂时会有些混乱。林静跟我说,这种后遗症有时候会造成记忆错乱,没什么大碍,让沈教授待一会儿就能想起来了。”

大庆嘿嘿一声,八卦道:“你刚才有跟他说什么吗?等他清醒了这个还是有记忆……嗯?喂,喂??喵的赵云澜你挂我电话?我好歹也跟你认识了一万年了!!!……”

赵云澜掐了电话,心情复杂。一方面来源于沈巍的状况,一方面来源于他玩脱了。

“呃,昆仑……”

赵云澜猛地一回身,沈巍洗了把脸,正穿好衣服站在他身后。看来是已经清醒了。

“对不起,我最近有点记不太清东西。”

沈巍干咳两声,大概是想起刚才赵云澜不打草稿胡七八糟他却莫名听懂的东西,脸颊有些发红。

“你刚才说什么‘结婚’?”

“……”

赵云澜没说话,沈巍却突然吻过来,蜻蜓点水一样的,从唇边擦过。赵云澜“靠”了一声,非常纳闷,他看了沈巍一眼,又把视线移开,沈巍的眼神看着太纯真了, 无辜又可怜,好像他才是被占便宜那个。*

“我觉得那个词挺不错的,我们……可以试试看。”沈巍说。

End.

*原著内容
*想写的没写完倒是把鱼给摸完了…@Antheathryn 

评论(8)
热度(206)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