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大赛结束后,星际飞船罕见地开了两趟航班。 

雷狮看着那抹被阳光模糊的白色。他站的很远,远到那边的家伙甚至没发现这样赤裸的目光。热夏的阳光明媚地坠落下来,那两把无数次和雷神之锤交手的剑被那个人紧握在手里,手心里还冒着汗。骑士很慢、很慢地松开紧握的拳头,从剑锋开始,最后是黑色的剑柄,化成破碎的小粒子,很快消散在空气里。 

这才真的发现什么都已经结束了,而这条道路的尽头不会有漂亮的鲜花,不会有闪着金光的奖杯塑像,也没有红地毯和为他们欢呼的人群。 

以前说的那些玩笑话原本可以当真,
但他们终究是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评论
热度(36)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