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意识被潮水般汹涌的困倦淹没前,他浑身的器官都在叫嚣。雷狮堕入另一个视线开阔清明的地方。他知道一切结束了,将要得到永生自由。日光忽然从天空倾落下来,取代刀响剑鸣声的鸟雀和鸣自顾自地四境回荡。他低头,右手本抓雷神之锤的地方虚握着空无一物,保持原样的手型一动不动。于是雷狮把微张的手握成拳头,带着愠意朝前眺望,一望无际的原野和碧绿的树林,让他想起很早被回收的那位宿敌的眼睛。

他怎么会这样想呢,人到临终前的眷念应该是未完成的事业。然而雷狮想,生前他所能干的坏事已经足够多,比那个自称最后骑士的家伙晚死,一辈子这样过已经不错了。

但雷狮向前踏出一步,看到碧空之下有一个白色身影,手里拉着两个一黄一蓝的氢气球,也朝他微笑,也向他迈出一步。那人身旁簇拥着小松鼠和羚羊之类的动物,穿着骚包的红鞋,身后平凡人家炊烟袅袅。这让雷狮意识到这样死以后或许将要成为一个普通人,有着普通的灵魂,有着普通的生活。


他愣着。

骑士靠近了一些,笑着说。你看啊,生活多美好。

你看啊,平凡多美好。

评论(2)
热度(37)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