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再见爱情

那天晚上凯莉几乎邀请了所有人去唱k,包括她曾讨厌的柠檬妹安丽洁,包括那些年经常打架的格瑞和嘉德罗斯,还包括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和雷狮海盗团。她也说不清是什么感受只是心里堵得慌,出人意料的是除了临时有事的银爵,所有人都答应并且准时到了这个包房。最后还是金先开的口,他说没关系嘛我们来唱个通宵。还特地点了首high歌,然后一个人从忐忑唱到新年快乐,直到场子渐渐热起来才疲惫地倒在沙发上说,我好累啊你们也来吧!
然后凯莉拉着安丽洁唱了首告白气球,嘉德罗斯也硬是吼完了整首爱你爱得好辛苦,被笑说你什么时候那么成熟也会爱了。
后来大家都喝得有些醉,怂恿安迷修上去唱一首但骑士就是死都不答应,连小姐们请求他也破例不听,直到不久以后雷狮说去个厕所离开后才沉默着点了一首S·H·E的歌。
安迷修的声音一贯是很好听的,说起话温声细语,如今听见他唱歌才觉得这么一个好苗子,不去当歌星去参加凹凸大赛真是可惜了。谁都不知道谁在想什么,他们现在只是普通人,没有仇恨没有杀戮,更没有积分排名。
骑士唱的明明是《super star》,最燃气氛最浓的那种,但他唱出来偏偏有种忧郁沉闷的错觉,恍惚间凯莉好像听见他带了些哭腔,身旁的安丽洁扯扯她的衣服示意她先别开口。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

安迷修自己也觉得声音在颤抖,要点这首歌的理由他自己心里同样很清楚,只是趁着这个机会唱一唱爱情。他其实懦弱,懦弱到原本无所不惧的骑士不敢在一个人面前开口。
唱得好像葬歌一样,嘉德罗斯无视格瑞的眼神,径直开口调侃。他一直是这么敢说敢做,不顾气氛。
帕洛斯就坐在安迷修身后,在伴奏的时候他站起身拍拍对方肩膀,走过他的时候说了句,你要是真的喜欢雷狮老大……可以告诉他的。
安迷修没有接话,他接着副歌继续唱了下去。帕洛斯走过音响走过人群,推开门走了出去。本是想单纯地透透气,转眼之间看见雷狮靠在包间外的墙上,双手插着裤兜闭着眼,根本没有去上厕所。
雷狮的敏锐程度和大赛时一样高,听见响动便睁了睁眼。帕洛斯不知道雷狮是否皮笑肉不笑,只看见对方的表情很奇怪。
很好笑吧帕洛斯?但是既然都要散了,这些话,说给你听也无大碍了。我以前看透你的内心,知道你是个骗子,那无所谓。真正的骗子欺骗了自己的心和他人的眼睛,也不愿意直面现实。

帕洛斯静静地听完对方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

安迷修唱的歌葬送了他心里最后一份真挚的感情。
雷狮从来坦坦荡荡唯独在那个人面前强迫自己欺骗真心。

评论
热度(54)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