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安雷]暖冬十二月

@vvv不疯魔不成活 老师的梗,原出处点这里
画师安×猫咪雷。非常可爱了,但没写出那种美好的感觉TT码字时手冻得不像话…也好想要狮狮暖手


《暖冬十二月》
天大寒。窗户起了薄薄的一层雾,雾外的街道飘着雪花,无论说撒盐空中差可拟,或是柳絮因风起都是最好不过的比喻。正因为这样,柏油路和公园里堆积的雪还没厚实到能够在一片苍白中没有顾忌地打滚,打雪仗,或是堆个童话故事里有着红萝卜鼻子的雪人。孩子们三三两两地裹着厚棉袄,低头笨重地用靴子蹭着地上的细雪。


屋子内的暖气呼呼作响。安迷修搓搓手,把目光移回十五寸大的手提电脑屏幕。他近期接了个商稿,向他约稿的是网络上人气女作家凯莉。因为聊得来,也认识了一两年,就干脆连封设一起接了下来。


他是个吹毛求疵的人——当然,这种吹毛求疵仅限自己与自己的创作,对于蜷在他脚上的那只黑色猫咪,却总是一让再让。


尽管这样,他对待雷狮还是一心一意的,甚至连个真正的恋爱也没谈过。线下聚会的时候被嘉德罗斯大笑说,你就像那些恋爱小说中恨不得时刻把爱人捧在手心的的奴才。安迷修无话可说,因为对方并没有说错什么。而魔女小姐凯莉咬着吸管,利索地打开手机p图软件,捣鼓不久后分享了一张图到q群。安迷修好奇就点进去看,模仿某浏览器的大标题新闻格式,用了明晃晃的粗体大字写着:“震惊!某圈画手骑士大大竟被螺丝大大爆出沦为爱情奴隶!这究竟是人性泯灭还是……”


他陪着一桌人一起笑,笑完还不由自主地存了下来——但至于为什么一只猫要取这么牛逼哄哄的名字,这个问题已经探讨过多次。


艾比掰着手指举例子说我家邻居的猫叫大壮,同学的橘猫是肥肥,还有被叫奶子屁眼的…咳咳。说到这里艾比小姐清清嗓子,装作没说过一样继续这个话题,你家的猫在所有名字里别具一格,所谓一眼万年……凯莉插嘴道:“比你画的所有原创人物取的名字都还好听。清新不俗套,优雅又狂气。”


安迷修这下又不知道她们是在夸自己还是在调侃,怎么听都怪怪的。他不敢说其实最开始他叫雷狮叫“小咪”,被他的雷祖宗狠狠地剜了一眼。好吧,那“阿猫”?这下子祖宗确确实实是不理他了,安迷修才想起对方是只公猫,脾气好的时候怎么弄都没问题,差的时候——比如此时此刻,简直暴跳如雷。


“既然你不喜欢猫,那就狮子?森林之王哦?”豹子浑身光溜溜的,老虎头顶上的王总让他想到嘉德罗斯。安迷修一不做二不休,没等他的小祖宗回话,继续开启嘴炮模式,“暴跳如雷这个成语适合你,叫你雷狮,不改了,你生气我就把你扔出去。”像两个小孩子闹脾气吵架。安迷修当然舍不得扔出去,出人意料的是祖宗也对这个名字很满意,消了气跑到安迷修身上,用柔软的毛发蹭蹭的他奴才的脸,直到安迷修耳尖泛红地笑出声才骄傲地跳回地毯上踱步。


封设的字他在软件自带的行楷上加了点工,多次修改,安迷修才伸了个懒腰,揉了揉酸痛的肩颈。祖宗趴在他的脚上睡着了,眯缝着眼睛蹭着他的脚脖子。安迷修忍不住张了张脚趾,都说寒气从脚入,便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浑身暖暖的。雷狮抱着着他的脚进行了一次短暂的冬眠,猫咪身上的小火炉暖融融地烧,如同小满以后夏日阳光的温度。


安迷修工作时间长,一般画稿或是做设计好说都要五六个小时,快也三四个小时。然而雷狮并不介意他总是过一会儿就换个姿势,他开心的时候,被抖下去就继续黏过去,几次都不厌烦;有时有了起床气就变本加厉地扑到安迷修的身上,甚至有次用爪子直接掀开衬衣,窝到大画师的衣服里继续睡——那是极少的,安迷修不得不承认他的猫有极高的忍耐性,以至于他以后画稿,都愧疚地只敢悄悄做上半身舒展动作。


他把初稿给魔女小姐发了过去,顺手把桌上的黑色圆框眼镜架在鼻梁上。书架上有本黑皮的《霍乱时期的爱情》,“这本书是教你怎么选择男孩子和怎么追女孩子的哦。”凯莉是这么说的,他于是准备好好研读一下。他抱起小声打呼噜的雷狮,换了个姿势后恶作剧一样地搓搓祖宗的头,黑色毛绒绒的猫耳朵被压下去又很快立起来,雷狮的眼睛睁开一条缝,见是安迷修打搅他的美梦,也就用猫爪狠狠糊了他一脸,翻过身去继续睡。


安迷修笑了笑,他摸摸鼻子,上面还残余着猫爪的温度。他脑子一热,向书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就没有教人怎么追猫的吗?他严肃地思考了半晌,觉得他这样的文化造诣应该看不懂那种东西,也就当机立断放弃了那本厚重的大部头。


当然是借口,他又打开电脑,屏幕壁纸上雷狮张牙舞爪的表情实在是可爱。瞟了眼信息,魔女小姐还没给他回复。不画稿的时候画画的动力特别大,安迷修脑子里灵光一闪,连眼镜也不脱就抓起数位笔。雷狮没动,只睁了睁眼,懒洋洋地用脸贴着画手大大的腿,咪呜了一声。猫的颈窝同样很暖,加上雷狮还喜欢安迷修纤长的画画的手,安迷修在整个寒冬里连暖手宝都不用费钱。


当天晚上他发了那张图,整条文章下的评论都是粉丝的尖叫。安迷修当然有他的人设,想起来还是很久以前和格瑞打赌,对方愿赌服输画给他的,也就沿用至今。画面整体呈现暖色调,他眯眼笑着躺在柔软的米白色沙发上,手中托着唯恐天下不乱的雷狮。思来想去又在雷狮的猫耳旁画了条星星头巾,布料长长地垂到地毯上面。他对雷狮的滤镜简直是一万米柔光美图,硬生生将那位多数时间不给他好脸色看的祖宗,刻画成一只也对他温柔的不得了的猫咪。安迷修的画风被粉丝评价说带着一股清新的薄荷味,这下更不得了,清新里舌尖还品出了一丝甜味。


噢,他到底在臆想些什么。安迷修捂脸。


此时他的祖宗已经完完全全醒了,爬到那个棕色书柜上面俯视他。安迷修高,站起来就能够到柜顶,然而雷狮比他更高——指的是富有高见,早在安迷修伸手的那一刹那,一溜烟跑回了电脑桌旁边。


安迷修撑着电脑桌翻粉丝的回复,瞥到一位粉丝的问题,觉得很有趣:安哥居然有猫吗?是雄猫还是雌猫呢?看上去好幸福啊!他于是抬抬手打字回复道:当然有猫啊,是男性哦。平常的稿费一到手就被这个祖宗吃光了!^^


雷狮朝他的方向喵了一声,撇撇嘴,自己玩去了。


凯莉对于初稿很满意,说给你个小小奖励。安迷修刚松了口气,一刷新网页,“我关注的人”那一栏,凯莉的头像跳了出来。他定睛一看,魔女小姐心快手快,发布了一篇名叫《我和主子二三事》的文章。tag是一个他没见过的词,读起来居然还有点顺口。他把那两个字反复读了几遍,才发觉安雷是指他安迷修和祖宗雷狮。他读着读着觉得语言真是个好东西,居然笑了不下几遍:里面的雷狮太真实了,真实到他在电脑前笑得连真正的祖宗溜到肩上也没有发觉。


他又顺手点了个推荐和喜欢,转头对一脸嫌弃的雷狮说,好啦好啦,大家看起来都这么喜欢你。雷狮像个惩罚下属的皇上,和那时一样剜了他一眼就要跑走,安迷修盯着猫咪的眼睛轻咳几声,胡乱地说着,没关系,我最喜欢你。然后皇上也不知是不是脸红了——安迷修也看不出来,但雷狮很快朝他恶狠狠地喵了一声,躲到房间里面去了。


第二天的时候,格瑞小窗发了张图给他,画的也是他和雷狮,解释是又赌输了,被强迫画了这个给你。这样一来,格瑞的个人主页下也涌出安雷的热潮,安迷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粉丝从46k涨到48k,甚至有些人把雷狮这名字和他的安哥配套了,叫成了雷总。安迷修不得不感叹雷狮魅力之大。话说回来,雷总这个霸道总裁,只顾散发魅力,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万人迷。


然而更令人心动的还在后面。总裁蜷在他的怀抱里。格瑞小窗敲他,这次不仅是一张截图,还买一送一了一句“…你的女友粉有才。”发给了他。画面里他十指交叉靠在沙发上,神情肃穆。雷狮…彻彻底底地被幻想为一位男性,系着白色的星星头巾,柔软的黑色鬓发松松地垂在耳侧,皮肤白皙,紫罗兰色的双眸边眼角略略向上吊起,显出不羁又嘲讽的神色。


卧槽。安迷修难得在心里爆了句粗,要是现实中有这样的男友他不得早弯了。


急忙又点开网页,发现那张图也在他的首页疯传。安迷修算是脾气很好的画师,为人也不冷漠,该热情该感谢他就感谢。作为正主,他手快地点了推荐喜欢,还顺带附了评论:真是很有想象力,画得太帅了呀!٩( ᐖ )و


那女粉也是圈里小有名气的同人画师,一见男神回复了紧张得差点打错字:安哥你喜欢我可以画爆安雷100000张!!!!后面加了四个极具有表现力的感叹号。


雷狮看着画面上的两个男人,罕见地挑了挑眉,轻巧地跳到电脑桌前挡住整个屏幕。


现在安迷修的眼里只有雷狮。莫名其妙的,他居然觉得雷狮在对他笑,不好,要误终身了。这样想着,安迷修鬼使神差地托起他的祖宗、皇上、总裁,亲了亲他的脸颊。



猫咪是好的,热茶是好的,冬天也是好的。雷狮是最好的。



尾声 雷狮有话说
我看懂了安迷修书桌上那本书。


当然是假的,我什么也看不懂。人类的文字真是复杂,我曾经研究了几天几夜也没认出一个字。但是奇妙的我居然听得懂安迷修在说什么,尽管他总是傻傻地不知道我在讲什么,但他对我说的话,包括电话里和别人聊天,我都能听得明白。


我知道他是个画画的,笔下的人物也确实好看。不过看久了容易腻,总不如看他本人来得爽。其实那家伙还是很帅的(我这么说没有任何偏袒),毕竟和我同辈的猫都羡慕我的生活,自由,无拘无束。唯一不好的就是那家伙太傻,笑得也傻,特别对着我的时候,浑身都冒着他漫画里男主爱上女主时身边散发的粉红泡泡。


我喜欢他,在第一天到他家里的时候就喜欢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猫喜欢主人,理所当然。


安迷修的家很整洁,东西都整整齐齐地摆在一堆,偶尔会移动的只有他的手提电脑,有时喜欢就跑到沙发上来创作,另一些时候就乖乖地待在电脑桌前,一笔一划勾线打草稿。


别的不敢担保,至少在敬业这一方面没人比的过他。别人找他约稿几乎没有拒绝过,那之后的几个小时就再也没有登过qq或是其他网站,我趴在他的腿上睡觉的时候他在画,起来了他还在画。


除非是我实在无聊了,他就破例保存好画稿起来陪我打闹一会。有时候还裹上他那条米白色针织围巾,随便披着一件深灰色大衣就带我出去街上买东西。走在街上还是有型的,我跟在他的身后小跑,想着如果他哪天不当画家,兴许可以去当个模特。


他对人有时太温柔,温柔到都不懂得爱惜自己。我对他这点挺反感的,但总而言之,他对我温柔的时候我的确有那么一点享受。


如果我成为一个人,他会怎么对我?很矫情的问题,在我们猫咪的圈子却传得火热。


我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结论是安迷修对谁都一样好,或许对我会有一星半点的不一样,那也是因为我骨子里本身就挺崇尚无拘无束和其他一些坏坏的东西。
他给我画了张图,他以为我看不懂。傻了吧,其实我看得懂。安迷修把我的性格扭曲了十八弯,要是他敢那么举着我,保证不一个眼刀杀死他。


但后来他真的这么做了,并且还亲了我。

我一定是因为天太冷身体冻僵了才没有躲开。

End.

评论(14)
热度(242)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