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学生生涯的复分解反应

星期五晚上的数学考试,从六点十分一直到八点,班里没有监考老师,班主任有事出了学校、数学老师去了平行班监考。大概是对这个重点班非常信任的缘故。

譬如班里有几年来从来没跌过年级前十,还几乎稳居第一的嘉德罗斯,虽然喜欢和第二名天天课下比压轴题,还向老师问一些刁钻的题目——呃,这点就不说了。还有成绩稳稳当当每次落后雷狮一名的安迷修,和在四个人间处变不惊的银老板……没有进到班里的女孩子痛哭流涕,我靠,这个班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吧。
最开始的时候只有一片刷刷声,纸张翻动和移凳子的声音,至少前一百零五分钟都是这样。

嘉德罗斯早早做完了卷子,撑着头兴致缺缺转着手里那支黑笔,一起一停还挺有规律。他熬到最后五分钟,把右边坐着的格瑞的卷子翻了过来,对完选择题答案对填空题答案,格瑞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就盯着嘉德罗斯不断点头的动作,任由他没事找事做。
相比起来雷狮更加霸道,他直接把好班长安迷修的数学卷子抢了过来,安迷修小声地喂了一句,说我还没写名字,你这样是作弊行为——转眼雷狮提起水笔潇洒地在卷子写上了“安迷修”三个大字,极其熟练自然。
安迷修丝毫没有为此感动,他咬牙切齿地捏住了对方的肩膀,雷狮,你把我的名字写在了学校那一栏!
雷狮无所谓地耸耸肩,还指指卷子上的答案说,这题不是三吗你怎么写五,明摆着找茬,安迷修乜了他一眼,行行,我写得潦草,你赢了。
渣渣,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打情骂俏吗!!嘉德罗斯被身后两个人闹得头昏脑涨,转身就拍着雷狮桌子嚷道。
雷狮也毫不示弱,没等班里彻底哄笑起来,他扯住嘉德罗斯那条很长的鹅黄色围巾,往后勒了勒,说嘉德罗斯你不一样吗,还好意思说我们?
嘉德罗斯直接推开椅子站起来,扯住雷狮的头巾说,明撕暗秀、背地偷欢、井底之蛙、真是渣渣!
雷狮凭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小孩子就不要乱说话,就算你想学银爵用成语连珠炮似的装逼,也好好掂量一下你的用词水准吧。

这下子班里是确确实实闹腾起来了,该对答案的也一起对了,几个女孩子心满意足地捂着嘴笑说这粮好甜,太有爱了。安迷修和格瑞很是心有灵犀,同时捂了脸装作不认识,全然一副我是谁你是谁我在哪儿的表情。
收了卷子,嘉德罗斯上黑板去写生物作业,凯莉叼着棒棒糖坐在试卷堆积成山的桌子上,好奇地问雷狮说,你真和安迷修在一起啦?真不得了。
雷狮翻了个白眼,看看一边认认真真给同学讲题的好班长,说放屁,就算是我死了被钉在棺材里也不会跟他在一起。
噢,凯莉笑眯眯地把棒棒糖咬碎,含糊不清地问,那你和谁在一起啊?嘉德罗斯?
那个死矮子——雷狮抬了抬眼皮,很随意地指着前面埋头做题的格瑞说,我跟嘉德罗斯在一起不如和格瑞在一起。
卧槽?嘉德罗斯猛地转身扔了个粉笔头过来,在砸中雷狮前,被讲完题回座位喝水的安迷修手快地接住了。嘉德罗斯啧了一声,说好啊,那我和安迷修在一起好了。
安迷修差点没有把水喷出来。
班里再次爆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

然而化学老师很不合时宜地抱着一大叠卷子悠然走了进来,听见班里如此欢愉,便忍不住问了句,班里发生了什么呀你们这么开心?
“发生了化学反应中的的复分解反应——”
(AL+RJ→AJ+RL)
班里回答的倒是很齐心协力。认真的劲头一点也不像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安迷修硬着头皮把雷狮按回座位,看着格瑞同样有苦难言的神情,把水杯递给雷狮说,雷大少爷,斗嘴累了吧,要不要在下给你端杯水来?

评论(2)
热度(70)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