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安雷]归来/03

杀手安×歌手雷

15章左右完结,上文链接


03
放在沙发抱枕下的手机震了几下,紧接着了无止境的抖动骚扰。

雷狮微微皱眉头,抬眼看看厨房还亮着的灯,吉他随意往旁边一摆,从抱枕底下抽出手机,红色的来电显示格外刺眼。他不留情地挂断来电,对方却执着得不行,挂断一个打来一个,雷狮不厌其烦地挂断、拉黑。然而对方并没有气馁,不把他的电话打到没电不罢休,换了个号码继续打来。

雷狮直起身。饶是他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番攻势——况且他本身不算什么好脾气的人。他按下了手机亮堂堂屏幕上的绿色接听键,放在耳朵旁,掺杂几分讥讽:“怎么,有兴致骚扰我?”

“雷狮。”雷驿并没有多大在意他的语气,不说什么客套话,便是单刀直入,“你打算逃避到什么时候?”

“认清楚事实,雷驿。”他放低了声音,不觉间言语变得漠然。麦冬缩了缩脖子,闭起眼睛。

“是谁想害谁,谁想把谁当成玩具,你应该有自知之明。没有人有权力强迫我回到那个狗屁不如的地方。”

雷驿不耐烦起来。他从小最讨厌的就是雷狮的自以为是,对什么都抱着漠然的态度,不关心事业、不配合工作、什么都不上心。最要命的是那人依旧站在人群的顶端,即使翻墙逃学玩音乐,每年家族进行测试,各项指数也没有低于他雷驿过。

“你…”

“……你有听过一个故事吗?”雷狮打断了雷驿未完的语句,盘起腿,翘了翘嘴角。麦冬从地毯上站起来,轻巧地跃到雷狮的大腿上。

“有一次,老虎听说猫很厉害,就去拜猫为老师。猫将它所有会的武艺几乎都教给了老虎,而老虎呢,沾沾自喜,便下了杀心,想着啊只要除掉了猫,这世界就唯我独尊了。”雷狮刻意把那四个字咬得很重,他顿了顿,见对方没什么反应,顺了顺麦冬的毛,接着说下去,“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老虎张牙舞爪,想要撕碎它的老师。而它的老师,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场景,只是一笑置之,爬到高高的树枝上了。”

“那就是猫没有教老虎的最后一项本领,如何为自己留后路。”

“有时间讲这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你自己,还有把柄在我们手上?”雷驿明显急躁来。雷狮的语气轻飘飘的,他拿捏不准对方是否下一秒就变卦。但他绝对有把握的一点,就是组织当年存下关于雷狮的档案。

雷狮把手机从耳朵边拿了下来,然后对着手机,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地说:“我不知道你是否认真听了我说的话。你知道么,真正无所谓成败的人,大抵都有恃无恐,把柄对他们来说只是借口威胁。……我曾经说过,想要的东西就应该去抢,去偷学。”

“真是死活不知耻……你能不能放尊重点!”雷驿在电话那头骂得很难听,麦冬靠雷狮很近,那边刺耳的声音钻进猫的耳朵里,它不禁往雷狮怀里钻了钻,咬着雷狮衣袖喵了一声。

“没错,我卑劣。但明显你并不知道,学到我这种卑劣的手段后,到底该怎么用。”

雷狮冷笑一声,果断挂了电话,将手机置于关机状态,扔到沙发的另一边。手机无辜地“咚”了一声,接着了无生息。

他骨子里流着的是名为恶的血。雷狮阖上眼,目光中的戾气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想起他原来从不属于能被阳光笼罩的那一方,即使脱离地狱,也只能在夜色里龃龉。七年来获得了各种意义上的自由,却始终逃脱不开雷驿和家族的眼线。

只是安迷修的确是他生活中一个未知的变数,他低低地笑了笑,俯身把吉他装回盒子里,趿着拖鞋向那边走去。麦冬不明所以地挠挠脸,跳脱地跟着雷狮小跑过去。


他一挤进去就看见安迷修往碗里夹面条。热气腾腾的厨房,锅下的火已经熄了,只有锅里剩余的汤还滋滋的冒着泡。

“你往汤里放了什么?”雷狮凑近安迷修,安迷修被他小小地吓了一跳,但是手很稳,嫩白的面条哧溜地滑道瓷碗里,汤里飘着青绿的葱花,还有嫩绿的白菜叶子。

安迷修把两只碗端到了雷狮家的桌子上后,才开口回答道:“我看见冰箱里还有几个番茄和鸡蛋……就擅自做主了。”

雷狮用筷子挑起面条,在面条下面瞄见一个金黄的荷蛋,七分熟,看上去一戳就破。他把今天从商场里买的鱼干倒在给麦冬准备的餐盘里,从旁边拖了个椅子。安迷修想了想,顺着雷狮的意思,把另外一个小圆凳垫在椅子上。麦冬眨眨眼,于是欢快地喵了一声,攀着椅子腿跳到了最高处。两人一猫,围在餐桌旁边,好像圆圆满满的一家人。

安迷修低着头嚼面条。他太久没下厨房了,手也生。他不敢不说,没有在厨房里听见对方接的那个电话。即使知道偷听是非常不礼貌的事,那个名字他终究没来得及左耳进右耳出,残留在脑内,逐渐结成一个强迫他认清现实的肿瘤。雷驿。

“不要放松对周围的警戒。你的任务还没结束。”

他希望能欺骗自己,那个名字只是日思夜想的幻听。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那果然不该贪图一时温暖。太过火的温暖会使人迷失方向,直至再坠入冰窟,才懂得应该乖乖地适应寒冷,不奢求理想。但只要一瞬间的动摇,他便既不归属炙热,也不屈于严寒。*

安迷修没有鼓起勇气。他心不在焉地盯着汤底剩余的那一片小小的菜叶,夹起来,又滑落回汤里。还是需要尽早完成任务,他想,这个任务之后,他便向上面申请吧。不在柴阳的手下干了,去登格鲁或者是玳瑁下面……都还在组织下,都是不错的选择。但那都是未来的事,他暗暗苦笑几声,沉下面孔。

于是本是一餐很美好的饭,忽然变得沉默起来,麦冬也不敢轻言妄动。安迷修的气场和雷狮当时酒吧里看到的不差分毫,对方在尽力装着微笑,依旧保持着温和,然而下一秒就要垮下,支撑不住了般。

雷狮没有直声询问,毕竟他们本身就不熟。他陪着安迷修一起沉默,直到两个人一只猫的碗里都空空如也。

麦冬首先打破了沉默。猫咪最经不起沉默,尤其是它一眼就喜欢上的两个人面前。它从椅子上跳到桌子上,迟疑地晃了晃头,雷狮正一言不发地看着撑着头沉思的安迷修,看起来有些无奈,不知如何是好。

猫是通人性的,雷狮从麦冬扑向安迷修前就知道这个事实。他想,麦冬大约也能感觉到这种气氛的微妙。

“安迷修,你听过火箭队吗?”雷狮看着麦冬期待的眼神,最终深吸了一口气,开了一个新鲜的话题,却忍不住翘了翘嘴角。

安迷修愣了愣,任由麦冬在他的怀里蹭来蹭去:“火箭……队?——打篮球的?”

雷狮摇摇头:“神奇宝贝里的火箭队?”安迷修呆呆地也摇摇头,看上去是真不认识。雷狮于是点开电脑的搜索引擎,熟练地敲打键盘,点开一个页面,让安迷修带着麦冬来看。

安迷修经过一段时间,也冷静了不少。凡事的发生或者结束,他终究不能改变什么,听天由命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往下浏览着网页,最终轻轻笑起来:“真是可爱的角色。”

“我很喜欢他们的开场词。”

“我也挺喜欢的。”安迷修忍俊不禁。

麦冬雀跃地爬上电脑桌。安迷修侧了侧身,两人一猫挤在屏幕前。

“你要不要试一试。”安迷修一脸疑惑地望望雷狮,后者抿抿唇,指着屏幕说,“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合适的。我是武藏,你是小次郎,至于麦冬——”麦冬很配合地喵了几声,微微眯起眼,好像也朝安迷修露出一个的笑容。安迷修还是于心不忍,答应了这个奇奇怪怪的请求。

“那我开始。”雷狮清了清嗓子。这幅景象要是被他现在依旧狂热的粉丝看见,他的形象就要不复存在了,“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

“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安迷修的余光里刚好能塞得下雷狮,对方撑着电脑桌一本正经地念台词,化为不经意间眼角蔓延开来的笑意。

他缓缓舒出一口气,脑海中回荡着柴阳昨夜给他电话里的话。如果暂时能熬过这些黑夜,迎接而来的便是新生的未来……大概。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

“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

“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雷狮说。

“可、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安迷修捂了捂脸。

雷狮侧过头看了安迷修一眼。后者的侧脸很好看,棱角分明,如果演戏的话肯定会是一流的水准,有颜,也有七十二变的功底。他不由自主地接着说道:“雷狮。”

安迷修很快反应过来,尽管有些难以开口,他还是很快接上了:“安迷修。”

雷狮笑起来:“我们是穿梭在银河间的火箭队。”

安迷修终于也笑了起来:“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麦冬适时地睁开眼:“喵喵喵喵喵……!”然后它很开心地打了个滚,很正直地挺起了身,像是说:我们应该是正义的联盟!

然而从小作恶多端的家族世子,清楚自己不过是个恶人;手中曾沾满鲜血,以后也将沿着这条路前行的杀手也清楚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溯回千里,若是回过来想想现在,才会发现原来明日并不遥远,有些迟早该面对的事总会水落石出。


他们本来就该是一样的人。

tbc.

*和之后安哥“双剑”构想有关。

评论(6)
热度(98)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