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安雷]归来/02

杀手安×歌手雷

15章左右完结,上章链接


02

“是,我明白了。”‪凌晨四点‬,安迷修挂断了电话,立在透明的窗玻璃前,俯瞰下去。


城里的夜没在死寂般的黑暗中。斑驳的车灯在柏油路上一晃而过,昆虫蛰伏在茂盛的草丛里。小时候他应该是来过这里,那时候街道还窄,卖早餐的阿公,下巴上总是残留着没刮完的胡渣。然而世事变迁得太过仓促,孤独的生活被集体取代后,尽管渐渐地也懂得了什么是温暖的感觉,但居多位的仍旧是优胜劣汰的痛苦与残酷。


房里的单人床并不是很长,刚够他整个人躺下去。考虑到不是长久居住之地,安迷修并没收拾太多。他解开大衣,拉上厚重的窗帘,将外面路灯的光芒隔绝,侧着身躺下。晚安。他叹了一口气,对自己说。


过惯了束手束脚,提心吊胆的日子,偶尔回归世俗,像是被释放的罪人,身心的疲惫慢慢溶解在空气中。


然后他在巷口思来想去的间隙,余光里瞄见了雷狮。


雷狮今天系着条灰色的针织围巾,松松垮垮地系在脖子上。安迷修端详了他一会儿,雷狮走路都好像在走T台秀,个子又高挑,天生的模特。卡米尔没有跟来,只有雷狮一个人。安迷修又偷偷看了对方一眼,低头咬了一口馒头,雷狮总让他联想到一些东西,譬如圣空分支的嘉德罗斯,或者格鲁登分支的格瑞,意气风发而强大。但雷狮又有所不同,他身上所彰显出来的并不是孤独,反而自由热烈,尽管表现出来散漫,冥冥之中安迷修觉得,这个人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他再回神的时候,对方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


“好巧,又见面了。”


“是啊,早上好。”他微微笑起来,“卡米尔没跟你一起?”


“他没和你聊到?他是大四生,今天很早的时候就回校了,弄一些关于毕业的事情。”雷狮理了理额前的碎发,轻描淡写地叙述到。


“他做起事情非常细致,是理科生?”


“对,电子信息工程科,副业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雷狮说,“名字就很高级。”


安迷修赞许地点头。


雷狮望了望天空,若有所思的样子,很快欲言又止:“待会你有没有空?”


“有,什么事?”


雷狮半眯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他不由分说地捉住对方的手腕,露出一个捎带痞气的坏笑:“走,趁卡米尔不在,陪我去干点坏事。”


安迷修被雷狮拽得一下子有点楞,但没松开手,他想着也没事干,也就随着这新邻居莫名其妙地去了。一开始他下意识地以为雷狮要去干些抢劫的勾当,认真一看雷狮的样子还真适合这些事,一下想来,他就像是个干什么都合适的,就算是和自己一样的职业,也没什么好惊讶。


他跟着雷狮一路奔跑过去。雷狮和安迷修才相处不过一天,连熟人的关系都算不上。既然自己都没有勇气说出真实身份,以真面目示人,雷狮也没有什么理由对他全部放开,再次没有人明白,谁在对谁隐瞒什么。社会上纷纷杂杂,究竟什么才是真的,谁都不知道。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从雷狮出现那一刻就深深地从心底呼啸着冲出来。好像春寒时被埋没在黑暗中的种子,奋不顾身也要刺破泥土,寻求第一缕阳光。碰多了冰冷刀械的人,原来也会想要追求温暖。



之后安迷修才发现,自己完完全全理解错了,雷狮所说的干坏事,原来只是去看猫。他倒是很不懂,为什么这样也会被称为去干坏事。而雷狮并不对此做出解释,嘴角上扬起一个弧度,好像小孩子受到大人的奖赏,得到甜蜜的糖果。安迷修看着他的侧脸——雷狮笑起来很帅的,他发誓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被他暗杀过的干了错事的明星,都没有雷狮给他的感觉那样好。


雷狮真的很喜欢猫,可能也是极其喜欢动物的,安迷修跟着对方穿梭过多少条街道,他自己也数不清楚。他以前也喜欢猫,然而猫并不接近他。他什么都干过,各种人身上的香水味酒精味混在身上,洗也搓不去。虽然其他人不会在意,但动物会。他垂了垂眸,紧跟上对方的步伐。


“你的猫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雷狮很爽快地回答。而后雷狮又觉得不太妥当,补充了一句,“其实不算我的猫。偶尔结缘,就认识了。”


“我过去不会吓到它吗?”


雷狮回过头,接着摇摇头。他从小到大看过的人,只不懂安迷修在想什么,但因为想了解,所以才接近。安迷修怕猫拒绝,雷狮当然也怕。小时候元力第一次发现,家里那只和他走得很近的猫咪,也因此而死。卡米尔不让他再接近动物,只是因为他怕雷狮再勾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是忘却了的忧愁。*


忐忑通常来源于过去的经历,越是不安的过去越是挥之不去。然而忐忑这种东西只滋生于心里,不愿意让对方知道,因此隐匿在面上。毕竟雷狮以为,安迷修纯粹是紧张猫咪逃走;安迷修却以为,雷狮是很受动物喜欢的人。


“你见到了猫咪,想怎么办?”


“我想带回家。”


“不过,一直猫咪猫咪地叫?”


“名字暂时还没想好……到时候你来取吧。”


“啊?……”


安迷修话音还未落,雷狮把食指竖在唇前,示意他先别出声。安迷修发觉他被雷狮带到一条很隐蔽的小道里,一边杂七杂八地堆着几个小木箱。他四处看看,小路上很干净,零零星星地落着草屑,没有泥泞的脚印。


雷狮也不呼唤,就和安迷修两人干干地站在那里。安迷修忍不住想问,他接下来要怎么做,这时他看见一只猫咪,从几层高的木箱上,逐层轻快地跳下来,好像知道雷狮等了他很久。猫咪的毛不算很漂亮的颜色,不过是很干净的白,偏一点金黄。


“——麦冬。”安迷修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画面促使他轻声叫了出来。那些被晒干的麦冬透着莹白和浅黄,他师父以前常常上山采药材,给小孩子养身体,他也见过阳光下被照成金色的麦冬,即使干干的很丑,但颜色很好,是安迷修小时候见过,最洁净的颜色。


“你说什么?”雷狮没反应过来,猫咪立在地上,安安静静,眸子也亮晶晶的。


安迷修很不好意思。轻咳几声:“我说,它的颜色,很像麦冬,那种中草药,润肺的。”


“那就叫它麦冬吧,好不好,麦冬?”雷狮蹲下来,被赋予了名字的猫咪歪歪头,很满意地用爪子挠了挠脸,然后小步跑到雷狮身边,抬头看好奇地看了看安迷修。


雷狮向着麦冬伸手的那一刻,安迷修才发现他戴着两只颜色不同的手套,但他很快移开了目光,朝旁边轻轻退了一步。猫的嗅觉虽然没有狗那么灵敏,也一定能闻见他身上混杂的气味。他并不希望麦冬因此而跑开,让雷狮所谓的“坏事”落空。


雷狮显然用余光瞥见了安迷修这一个动作。“麦冬很乖。”他说,“你抱抱它吧。”安迷修差一点就要伸出手去了,他还是没有勇气,暗暗缩回了手。


“麦冬。”雷狮又转向猫,麦冬静静地盯着雷狮,像是在等待什么。“那你去抱他,可不可以?”安迷修刚想开口说不用了,雷狮不容拒绝的眼神制止了他。那时他才开始渐渐明白,一个人固执有多么可怕,以至于后来居然也影响了他。


然而麦冬向着雷狮很高兴地轻轻喵了一声,很快跑到安迷修身边来,顺着裤子爬上安迷修的肩头,蹭蹭他的脸。雷狮站起身,望着安迷修。他觉得这个画面很温暖,即使十二月的城市上空没有太阳,灰沉沉的天空却好像透出了光,使他联想到以前雷王星机构,栅栏外面,那些让他有勇气去追求自由的人们。


麦冬趴在安迷修怀里喵喵地叫了一会,就眯起眼睛打盹了,慵懒得像认识了安迷修很久。安迷修束手无策地等在商店外面,等着雷狮买东西出来。


“你会做饭吗?”雷狮提着一袋东西晃晃悠悠地出来,鼓鼓囊囊的。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挑了些什么,凡是觉得用得上的,就都拿了。


安迷修太久没有碰过厨房了,他说起来有点犹豫:“会……做面条。”


“那就行了,来我家吃。”雷狮用毋庸置疑的语气,“我邀请你来我家…做面条。”


两个人明显都底气不足,所以对话听起来颇为好笑,售货的几个姑娘躲在里面偷偷地笑,雷狮比较厚脸皮,而安迷修万幸是隔得远,没听见,否则一定会红脸。


“那……好吧。”他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雷狮。


麦冬在他怀里挣睁了睁眼,又悄悄地睡去。



雷狮家的冰箱不是特别大,但是应有尽有。雷狮说可以放点葱,加点其他的什么也没问题。安迷修站在厨房里绞尽脑汁地想要怎么下手,他洗好葱之后切葱倒是极快的,毕竟用刀熟练,几下完工。他想以前师父是怎么做面条的,而思前想后的空当,又切了一堆配料。


……先放面条还是先放水?


雷狮坐在沙发上,又把吉他给抱起来。他随意哼着曲调,也就慢慢地唱起来,什么歌他叫不出名字,总之一切随心而走。麦冬趴在地毯上,眯缝着眼听歌。安迷修在厨房里听雷狮哼歌,相比起那天在酒吧里认真许多。他叹了一口气,命里他也能够遇上一个人,这个人与他即使不了解对方,也能给他带来,一些从未有过的东西。


安迷修低头用筷子拨弄着面条。


他默念了一遍名字,正在唱歌的人的名字。


念雷狮名字的时候,他的嘴角向上翘着。不知是因为这个名字,本身就让人读起来嘴角上扬,还是因为他的心,在砰砰直跳。

Tbc.
*来自张爱玲女士的《更衣记》

终于写到麦冬了,很感动!两个人循序渐进的相处从此开始

评论(4)
热度(105)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