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安雷]十题相爱

和同学@слава 打赌,输了,写了她点的安雷十题


1.眼中的对方
如果有人说安迷修的好话,说他如何正义如何勇敢,或是诸如温柔体贴之类的词,雷狮绝对会把这人定义为没脑子。那些被形容侠义的人,在未知世界里多得可以和星辰媲美,一个好汉路见不平一声吼,吼完沾沾自喜地觉得正义,不分黑白拔刀杀人,无异于当个实实在在的坏人。
况且,这次你的确当了个好人,下次怎么做,要吼到什么时候,这坑坑洼洼的大路,才能光滑平整呢。所以他讥讽安迷修傻,偏偏和他作对,既然你愿意休整这不平的世界,我就制造麻烦让你慢慢填平。
错综复杂的相处和交集,他眼里的安迷修依旧和最开始一样,不合群也自以为是。只是雷狮清楚,他们双方都并非有恃无恐,安迷修也拥有普通人所有的情绪。他承认对方的强大,也发现原来他的眼里能容下一个人。
既是宿敌,也在相互影响。
但如果你问安迷修,他会很犹豫地:“很坏,到处兴风作浪,总搅浑水。成熟又有时候很幼稚,无论是被置于什么处境,好像都无所谓…我行我素。挺让我恼怒的一个人。”而他顿了顿,又补充道,

“但…是很有磁力的人,像是有一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他转。”


2.日常
安迷修和雷狮这两个人实际上很少打起来,谁都能看得出,这两人大多时间,还是口头上的约架。每次想坐收渔人之利的人,凡到了既定的场合,总是听见“下一次不会放过你”类似的话,根本没打几下。
初赛后的那三天,所有参赛者都禁止攻击他人,佩利一身力气无处可展,气的牙痒痒,一拳挥在树上,身边老大又不见踪影。刚想问卡米尔,卡米尔拢了拢围巾,样子分明不想理他。
“早上好啊。”安迷修眯眯眼睛,靠在树干上。雷狮对他的招呼置之不理,轻笑一声:“怎么,这么有空,不斩除恶 党了?”
分明来找茬的。安迷修对他摊摊手:“如你所见,大赛不让我行侠仗义。”
“啊,那些你想保护的小姐,现在都不需要你了,特别空虚?”不得了,雷狮想了想,觉得自己一开始好像不是来嘲讽对方的,只是一见到人又不由自主,没办法,安迷修就是欠。
安迷修也不恼:“那倒不是。你不是主动来找我了?”
雷狮无话可说,他不说了。
安迷修自己也不知道,他遇上雷狮的时候,智商和情商特别高。


3.一方杀死另一方
他早就想过这一天的到来,没想到这么快,但在意料之内。他以前听过生老病死,听过战场上洒热血的将士,他以前希望自己也能战死沙场,不需要建功立业,也无需有人记住,如果是因为正义牺牲,他无所愧。
而安迷修越长大之后,师父说,你不能一辈子困在这里,想着被征兵、被选往战场,你应该选择自己的道路,只有一人也能砥砺前行,你不是为别人而活。

他在凹凸大赛见到了更多的人,大赛第一仅仅九岁,第二名也仅仅十七,他明白更强的不一定是阅历丰富的,假若没有少年意气,疑神疑鬼思前想后,也无法脱颖而出。雷狮属于前者,十八岁,不大不小的年纪。
最终谁也没留手,爱是一回事,恨也是一回事。安迷修眼前的雷狮影影绰绰,他看不清他,他将要死在宿敌面前,想起来他就觉得,挺好笑。最开始练剑时他怕痛,怕流血,怕死,什么都怕,一年后他什么都不怕,苦难也忍着,痛也憋着。现在也是,原来他死在雷狮手上,只是心里空空的,握剑的气力也被抽出甚至掏尽。
安迷修忽然靠近雷狮,艰难地索取了一个带血的吻。如愿以偿,雷狮猛地缩小了瞳孔,然而最终什么话也没力气说。安迷修想,他自嘲地想,这一辈子,也让我好歹尝试一下做坏人的滋味吧。
然后安迷修看见雷狮闭上眼睛,世界陷入冗长的,黑暗中去。
他知道,他也合上了眼。


4.矛盾发生
…安迷修和雷狮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矛盾,休憩可以,聊天可以,约会也可以。
“打是亲骂是爱。”
雷狮瞪了安迷修一眼,狠狠地踹了对方一脚:“…爱到不行用脚踹是吗。”


5.不直率的关心
“三番五次欺负我的手下,很有意思吗?”
“遇上了,就顺便替你管教下。雷狮,你这些手下,可真够不让人省心的。”
“那我还要谢谢你了。”
……
“哼,抓紧时间滚远点吧,趁我现在还没有改变主意。”
“看清状况吧雷狮,你们现在才是过街老鼠。”
“还有,在整天想着怎么害人之前,先管好自己的手下吧。”


6.对另一方的不满意
“我对安迷修这个人,从头到尾都不满意。”
“真巧,我也是。”


7.默契
他们谁也没有干扰谁,安迷修感觉得到雷狮的进退两难,雷狮也懒得在这种关键时刻,再让安迷修被卷进这个大阴谋。所以雷狮说让他赶紧滚,安迷修话中有话地提醒他,说管好你的手下,然后顺着他的意思离开。
这是最大极限的让步,也是骑士和海盗在同一事件上,不必明说,也能相互知晓的默契。


8.身高差
雷狮总依傍着身高嘲笑安迷修:你这十九岁的老年人来参加凹凸大赛,身高还不够我高,真是失败。
然而安迷修不服气了,他觉得只要雷狮脱下鞋子,再把头巾摘下,一定和他差不多。这么小就这么高的个子,真不知道雷狮是吃什么长大的。
“那雷狮,等这什么大赛结束,你脱个鞋,把头巾也放了,来我这里比比身高。”安迷修这样说。
雷狮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安迷修这话怎么这么奇怪呢,就好像邀请他去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9.两人独处
……说实在的,安迷修和雷狮两人独处就是吵架,吵到不行用打架,不分高下了就亲,亲后不过瘾了就上。
雷狮尽管很不甘心但无能为力地输了。


10.予你三个字
安:雷狮,我想去告白。
雷:去呗。
安:可我只能说三个字,我想你有经验,就来问问你。
雷:?你把我看成什么…算了,你说。
安:那我说了。
雷:快点。
安:我爱你。
雷:你好俗,怪不得没女朋友。
安:好吧…想要你?
雷: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安:在想你。
雷:换一个。
安:亲爱的。
雷:……
安:哎,如果是你,你会不会答应?
雷:会会会,行了吧,别来烦我。
安:你答应了!!我不需要女朋友了,有男朋友了。
雷:……?


End.
愿赌服输…没到一半就开始水,不过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评论(12)
热度(47)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