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安雷]风流岁月

原著向,凯莉第一视角。赶个末班车,结婚纪念日快乐。


《风流岁月》
我在惊蛰时想起了这件事。

好像是因为阔别已久,写起来颇为生疏,语言组织得七零八散。想说很多,关于以前的故事,关于曾经风流岁月里,包括我在内的那群年轻人,热血青春,后来匆匆忙忙,并未写出多少。真正让我有冲动的,是惊蛰的春雷。在雷声轰鸣中惊醒,狂躁的风击着窗棂,划过银紫的电。

记忆里有过这样的风景,比此刻更为震撼。因此我醒后意外的冷静,尔后听见暴雨声中,邻居家的小孩子开始哭闹,那一对夫妻好声好气地哄,声音不绝如缕。

迷迷糊糊中,我隔朦胧雨幕,目光却跨过漫长几十年。看得不清晰的,两个身影,在如此之恶劣的雨天,纠缠不休。

当年我们是不喜那两人打架的。

格瑞和嘉德罗斯打,无非是地动山摇,大抵多数人喜欢看戏,因为场面精彩。有些乘间抵隙的人,他们还想从中牟取暴利,收取渔翁之利。尽管到最后一刻他们也未曾得逞。那两人打架,也有人傻傻的,最开始想坐取渔翁之利,后来等得实在忍受不了,欲走又没法,被暴风雨打得屁滚尿流。这两人从没分出过胜负,打到后来也没了围观群众。

打起来便忽然变了天,整个凹凸大赛的天气恶劣起来。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我们队伍在绿荫底下乘凉,金那个家伙还很开心的,他说今天天气真好啊,阳光明媚。而下一秒,远处的云边劈落一道电光,接连而来的风,来势凶猛,我抬头望了望树,估摸着它要被吹秃了。然后格瑞抱着臂,淡淡的语气,接下来不会再晴朗了。

果然那天的后来,都是阴沉灰暗的。

我认识大赛第五的时候,他还不认识我。他在积分榜上的头像,是微微笑着的,相比那个不屑一顾的第四名,看起来更温和友善。不过那时,我只是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傻,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他认识我的时候,我正修复星月刃。他的笑容很好看,我尽管不太喜欢,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点。他坐在我对面,看样子满腹心事,我不经意间瞄他,恰好与他的目光相重合。然后他不好意思地对我弯起嘴角。这位小姐…您是叫凯莉么?他这样问。我看了一眼身旁呼呼大睡的金,觉得和他聊一会儿也没什么事,就说,是的。

然后我们莫名其妙顺理成章地聊起了天。我也不留面子,漫不经心把疑问抛出,你有什么心事?他定定地看着我,轻咳了几声,好像恋爱中的青年。当时我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令人惊讶的是,他老实地全盘托出,和我想法出入无二,倒把我呛住了。

我有喜欢的人。他说。

描述一下?或许我还能帮到你。我开着玩笑,调侃他。

好吧,他想了想,很高,很瘦。

你这跟没说差不多。我打了个哈欠,这信息毫无价值,很高的?对于我来说,很高的人有很多。很瘦?也有很多,无异于说空话嘛。不过我转念一想,只是在脑海中确定了一个人。我还是想逗逗他。再详细一点?我说。

嗯…他又思考了好一会儿。

黑色头发,无恶不作,眼睛很漂亮,声音很好听,护犊,喜欢吃烤串,很凶,和我势均力敌,生日在4月10号,白羊座,比我小,好窜,自由?如果这个也算的话……

停停停。我忍不住了,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居然对对方了解得如此之多,再让他了无止境地说,估计连生活中的什么事,都给爆料出来了。不是冤家不聚头。我想了想,这算是不打不相识么。当时的我想破了脑袋,想出了他为什么会喜欢雷狮的一万个理由,就是想不出如果雷狮也喜欢他,那会有什么理由。

风流岁月啊,都存在着疯狂和毫无顾忌的热情。我后来没再见到过第五,大赛里一传十十传百的空话,却也传了许多。有说第四第五真的就在一起了,还有诸多传言,如今却不记得了。

于是忽然冲动,发了信息给我一位故友:他们最后在一起了吗?

暴雨渐稀。迟迟没有得到回复。

于是我写下了这一篇东西。不为其他,只为那些年我们错过的东西,为一意孤行来到大赛却失而复得的情感,为年少轻狂的梦想。

还为风流岁月。

Fin.

评论(1)
热度(45)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