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泽葡泽]向阳

从今开始不管多少个十年,想看到不管是我、还是未知的你的各种笑容。或是有时哭泣的表情,对我生气的表情,只要是你都好。

——《19才》

 

《向阳》 BGM:19才

梅雨季果真不是浪得虚名,湿气黏糊糊地,悬浮在城市周围。大片的阴云松松散散,互相倚靠着,躺在无垠的天,风也来,却吹不动。南泽有些忧虑,她抓了抓头发,斟酌再三后,鼓起勇气把头从书店里往外探了探。造成她如此狼狈样的,不仅是因为匆匆忙忙出门,忘了带为变天而做准备的伞,还有当她准备付钱时,才发现身上那个挎包被自己落在了中午解决饭菜的小餐馆里。

 

风也是热的,外面下起了说大不大的雨,啪嗒啪嗒,滴落在地上,形成一个个小水洼。她全身上下只剩那部被塞进衣袋的手机。

 

信息响起的时候,南泽正待在书店的休息区里,边责备自己的粗心、边阅读打发时间。她叹了口气,想这个时候会有谁发信息来?她最近恰好换了新手机,连同学甚至父亲的电话也没存,也许是10086吧,她却抱着一种莫名的期望,看向闪烁的手机屏幕。

 

“我回来啦!在哪里?”后面配了个很滑稽的emoji表情,南泽眨了眨眼,立马直起了身。她竟然觉得那个emoji表情很可爱。她飞快地划开手机屏幕,用不知道用比回别人快多少倍的速度回复。

 

“在书店,外面下了雨,空气黏糊糊的。”

 

“什么,因为梅雨季嘛,怪不得!发个定位吧!我来拯救你。”对方飞快地回复到,这次配了个非常好玩的表情包,她被表情包逗笑了。南泽给对方发去自己的位置,那是她们常来的书店,藏在一条街里头,旁边的咖啡馆还溢出浓浓的香。

 

“好!”一个感叹号。

 

 

葡萄撑着伞,胡乱地将手机塞进包里,风也般冲进茫茫的雨幕。绕过熟悉的巷口,转过几条街,她轻快地走下地铁站。她挤过稀疏的人群,一颗心在砰砰直跳,也不知是否因为太急了,或是其他的原因,而那也只有她清楚。地铁疾驰,地底铁轨两旁广告牌刺目的光一闪而过,她深吸了一口气,整装待发似的抓紧背包的带子,车刚停下,玻璃门开启的那一刻,葡萄慎重地往前走了几步,之后便越来越快,目光热切地在周围的人群里搜寻着——尽管南泽并不在这些各自谈笑的人群中,她总是怀着期待,满怀盼望。

 

好像那一年初见,南方的秋,艳阳依旧明晃晃地,直直地落到地上,碎成一片片玻璃般的金箔。她第一次热切地、也是小心翼翼地紧紧握住对方的手,目光相撞的0.0001秒,所有的陌生和谨慎被撞成粉末,消散在微微秋风中。

 

如何相遇,进而如何发展,似乎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该是一直联系着,并从未埋怨、一直热忱。

 

循序渐进的相爱是美好的,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悄然生长,而后绽放。南泽不经意间勾起一个微小的笑容,看着消息框里,唯一那个对话框,头像底下显示的距离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真好啊,得知她回来的消息,令人难受的梅雨季也明朗了几分,绵绵雨丝汇聚成流淌不息的感情,流向名为心脏的尽头。她胡思乱想着,那本书孤零零地摊在那里,望向天花板。我大概是失宠了!书如此愤愤想着,无可奈何地由着窗外吹来的风,将它的书页吹乱。

 

 

去年秋天,南泽带着葡萄去外地乡下的农庄度假,那正是一年中收成最好的时候,遍地金黄,麦浪层层,排山倒海般,气势磅礴。收割的村民们没在半人高的浪里,满心欢喜雀跃。她们仰头看去,来自北方的大雁扑着翅膀,穿过白如棉絮的云层,朝着温暖如春的南方而行,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那些未曾停歇的勇敢的鸟儿们便又化作了一个个黑点,淡出视线。

 

谷物堆积在她们暂居的小农房旁,南泽踮起脚尖仍是没有它高,像一座漂亮的金山。葡萄学着她的样子也踮起脚尖,两人互相看看彼此,不知为何戳中了哪里笑点,都笑倒在柔软的草地上,也不顾衣物粘上碎碎的草屑和落下的谷物。

 

然后葡萄忽然掏出手机,仔仔细细地翻到联系人里她特别备注的那个号码,借着仅仅一格信号,拨通了那个号码。南泽听见作响的铃声,忙不迭地举高手机,毫不犹豫地,按下那个接听键。她们之间隔了一堆谷物,却在彼此看来隔了好远好远一般。

 

“阿泽。”

 

“哎。”

 

乡下的信号真的很不好,阿泽把手机紧紧地贴在右耳,传出来葡萄的声音,断断续续。她的左耳听见谷堆那边,清晰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充满活力,又好像藏着什么秘密。

 

“我有一个秘密要和你说。”对方笑了笑,进而神秘兮兮地,“只有这次电话里哦。”

 

“哎。”

 

“就在手机里和你说,没有别人知道。”

 

“哎。”南泽躺在草地上,嘴角是抑制不住漫开的浅笑。

 

“我喜欢你啊——”

 

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从左耳钻进的声音,和右耳传进手机时断时续的声音,最终汇成暖暖的一股,融入同样暖洋洋的阳光里。

 

可不仅仅说给我听呀,你看,这乡,这金黄的谷堆,这浩浩荡荡的麦浪,这山,这风,这里的一草一木,河流、南迁的雁儿啊,它们都共同分享了我们的秘密。谷物飘香的味道,染上了甜蜜的金色。

 

 

“阿泽…!”葡萄锁定了那个安安静静坐在休息区的人影,展开一个很大很大的笑容,不顾三七二十一便跑了过去。

 

“你又发生变化了,”在葡萄茫然眨眼的时候,南泽笑着起身,她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在对方装腔作势要打自己的时候,急忙吐出未完的那句话。从今开始不管多少个十年,想看到不管是我、还是未知的你的各种笑容。或是有时哭泣的表情,对我生气的表情,只要是你都好。

 

“变得更好看了。”我更喜欢了。

 

就好像阳光一样。即使如今阴云密布,也终有一日,强大的它,终要刺破云层。

 

End.

迟来的生日快乐 @南半城 

评论(2)
热度(21)
  1. 南半城流连若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airy
    神仙阿尘💝💝!!!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