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吴羽策以前觉得李轩是特别复杂的人,后来发现原来他特别简单。李轩长得不是特别出色,却看得特别舒服。他的性格不差,吴羽策承认。队里训练营也好,虚空外也好,总有叽叽喳喳的声音,关于他们谁才是第一鬼剑,关于为什么虚空在赛季里从未夺冠。这一切矛头都指向李轩,虚空队长嘛,你有责任带领大家,你得不辜负粉丝的期待。
负重而上,陪李轩一起督促训练的吴羽策当然清楚他们压力多大,每次无出乎意料的失败总是让人心情低落。李轩只是温和而无奈地叹一口气,想要勾起一个笑,最终又没有笑得很夸张,轻声道,阿策,你发挥得越来越好了。

他自知没有黄少天那般能说会道,回应李轩的往往只有短短一句,他也不会安慰人,交际也差,相比起同期的方锐来说更是不值一提。前些年犯 罪组合确定关系没多久,方锐给吴羽策发来他和林敬言的自拍,满满的是“要祝我们幸福哦”的意思。吴羽策在聊天框里打了好多字,又一个一个字把它们删去,最终发出去的只有三个字:“祝幸福。”
那时某种程度上他挺羡慕方锐的,想做就做,并且敢作敢当。

如今他的思绪又回到当下,李轩坐在他旁边,右手握着鼠标,侧过头对他笑。屏幕上逢山鬼泣和鬼刻站在一起,好像多年以前那个夏天,风扇在吱呀吱呀地转,他刚才来到虚空,双鬼刚才开始磨合。

评论
热度(9)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