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安昊老师我是你迷妹salty🐠葬啊:

超绝ooc的林之麓x江鹊尘,但还是写出来了(。
@流连若夏 💞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4:47。
床是侧对着落地窗的,屋里没开灯,而显然外面不是。浅灰色的窗帘在灯光的晕染下镀上一层不自然的光彩。我躺在床上。日出还尚远——或许。在这个城市正处于沉寂中,床边的手机很不适时地亮起来,传来振动响起一阵音乐。
“嘿,”我当然知道是谁,“你睡得好吗?”
诚然,这是句废话。港城虽和我相隔万里,日升月落时间总不会有大差别。
“噢,好,也许吧。”我已经想象出她敷衍的表情。这很糟糕,这表情一点都不可爱。不过她从来如此,我们彼此都习惯了,所以我并不打算像其他人一样劝她改变。事实上,我觉得这样还挺好的。
“密斯特林,”他的声音忽然俏皮起来。伴着大半个华夏山水跨过的距离,传来滋滋的杂音,显得有些失真,“你那里天亮了吗?”“嗯?”我被她问的一愣,旋即点点头。然而我的头脑中又炸出她的呼唤,“密斯特林?”
——太愚钝了。我忽然意识到她看不见,心不在焉的含糊应了一声。
这个话题显然无法继续下去,密斯江开始没话找话。话题很没营养,但我爱听。我也不晓得爱听的是这些话题,还是她,不过我敢肯定,后者的吸引力大得多。
“密斯特林,”她那时候已经收拾妥当,又叫了我,“你看窗外。”
我下意识向那望去。巨大的火球躲在云层后,整片云都被橘黄色晕染,太阳还没有出来。“日出看到了吗?”她问。
我说是。
密斯江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得意,“我早就料到了。那里今天应是晴天吧?这里也有哩!又暖又亮,真讨人喜欢。”
错了。我暗暗道,今天应是没有太阳的。但我决计不会告诉她,这并不妨碍我看日出。我向窗口看去,看那个装有她昳丽妆容的相框,看向云层厚后炽热的太阳。我蜷在床上,眯了眯眼,轻轻的答道,“它出来了。我猜和你那里一样好看。”
“当然。”密斯江很快地回答我,“我打给你就是为了这个。现在看完了,我必得给你说一些重要的事情了——”
“什么?”我的心突突得跳起来。
“嘻,其实没什么。”她道,然后未等我反应过来,另一头便传来一阵忙音。
……?搞什么?这小骗子。
我惊愕一会儿,逐渐灰暗下去的屏幕又骤然亮起来,照亮了地方一隅。
“9.24,12:24,✈”


我尽量绷着脸,但还是能想到不受控制的嘴角弯起来的样子,然后打开数字键盘,凭着记忆打下一串数字。
“2053   1947   0132”①
“?什么意思”
“你不要打哑谜!”
——是你假装不懂。



.. .-.. --- ...- . ..-②




①②请参考摩斯电码。

评论(1)
热度(6)
  1. 流连若夏山麓林间 转载了此文字
    呜先生写的超绝赞!!!!我爆哭55555林江这么好啊我要祝我们99(???)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