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

队服太酷了,人比较丑慎点,在这里放一哈😇💦

[稳赚不亏.jpg]

不经名:

今天和若夏劳斯约会了——!!! @流连若夏 看我疯狂炫耀~( ̄▽ ̄~)~

[安雷/哨向]破风01

玫瑰枪手 
*@妄想拯救 寻哥!

远离城区的郊外,人和车都很安静,一条羊肠小道在马路右侧突兀地分支,破开冷绿的草地,将它割裂成两块不规则的几何形状。在绵延的尽头,钻出了一栋浅灰的建筑,几层的窗台边都种着与外围气氛不相符的绿植繁花。


一个外型颜色压抑的私人酒吧。

线人将车停在路边,黑色的魅影上下来两个身高相差无几的年轻人。

右边较矮的年轻人理了理衣襟,对左边的向导说了些什么。


雷狮看向他:“?”


“……咳,我说,对方很早就已经开始研制A-13这种药物了。”


安迷修恰到好处地停顿了一下,继续方才在车上未完成的话题,“……但是,我们现在才开始行动,不管怎么...

k歌之王02

我愿意和你约定致死,我只想嬉戏游唱到下世纪。


拥吻是绝佳的催情剂。相恋至深到灵魂碰撞出绚烂烟火,再靠近一步,再近一步,人们就撺掇着推荐床上交流。人总有心怀各胎,思想交融无分真假,何况演艺界这一带,愿意假惺惺就能信手拈来。于是雷狮很自然地吻下去,右手通过衬衫轻薄的布料,触碰到安迷修温热的肌肤。

深情足够,无需试探。

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可说的,爱与咖位流量大小无关,不是借机上位或潜规则,爱情是感情的一种,无论性别年龄,它愿意缠上你,你就得受之坦然。

偷情一样拉上全部窗帘,锁门关灯,在床头柜尖锐的地方铺上几个枕头。

似乎是很久没有如此亲昵,开场戏的拥吻差不多持续了两分钟,雷...

K歌之王01

我唱的不够动人,你别皱眉。

杀青的时候已经到了五六点钟,正值热夏的缘故,白昼格外漫长。雷狮卸完妆出了戏棚,天空还微微亮着。场地的原因,司机把车停在远一点的地方。旁边围了一圈他的女友粉,现在很自觉地空出一条路来给他上车,极个别混进来的私生饭趁着机会,拿闪光灯使劲怼上来。

雷狮眯了眯眼,张开五指遮住一个男私生饭的摄像机镜头。

“有意思吗。”

皮笑肉不笑。他目光明明很轻,落在身上却似有千斤重。男私生饭下意识地缩了身子,很快隐没到人群中,看不见了。

卡米尔看得出他心情不佳,在车上也只是公式化地和他讲接下来的行程安排,让他好好休息,在车上闭眼睡一会。

“八九点的时候去的KTV,很安全,他们提出来...

[巍澜]天地一沙鸥

-甜度★★★★★

大多数时候别人会觉得沈巍像一只鸟,来的时候不见前路,离去不见踪影。 

赵云澜很不服气:我们家黑老哥不用飞的,他用飘,飘着飘着,就瞬移了。

……沈巍刚上任教书的时候,风评还不像现在这么多,后来四圣散落,大封破碎,昆仑回归——这些日子加上昏迷躺医院的那几个星期,沈巍消失了整整三个月。

那些事件好像早已被人好整以暇地排一列,一推,便是环环相套,命运让你意识到自己是被控制的,你远远就看见深渊,依旧身不由己地踏入深渊。

特调处内外全面封锁消息,加上昆仑消除了人们那些不太愉快的回忆,再重回岗位,记忆空白了三个月的人群自然把目光投回沈巍。风评便多起来,有好的,有不太友善的。...

[枕游]春归

-泽泽@南半城 的枕游>3<

城里簌簌地下了一场雪。空气还未来得及升温,浮着渗人的凉意。这一年苏枕云正值舞勺,套着敝衣缩在路边小憩,兴许身后靠的灰瓦墙沾了雪水,里外透出寒气,他打了个哈欠,人缩成一团,呼出的气冷凝在北风里,化作几缕白雾。

他生的小,笑起来总是慵懒而狡黠的样子,左右逢源。一双漂亮丹凤眼,左眼却不知何时瞎了,拿一块黑布遮着,总叫人想起西洋倭寇,自然滋生出几分俱意。苏枕云长得好,一片乞讨的歪瓜裂枣里显得清新脱俗,然而他不乞讨,每日每日地得过且过。

这种日子在遇了谢远游之后到了尽头。

那时候苏枕云年纪本来挺小,也正因为如此,谢远游才忽然生出“得捡回去教他读书”的念头。如今...

当我梦见一个落过雨的温柔晴天,我想起的不止软糯甜蜜的白云,阳光下晶晶亮的饱满露珠和不停息的温热的风,还有那件沾着青草香的白色卫衣。你一只手撑着栏杆翻过来,衣襟飞起来,黑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你无所谓地用手把碎发撩到耳后,露出一个坏坏的带着痞气的笑容。其实很可爱,即使下一秒天空会因为你再次电闪雷鸣。

于是你向我走来。
我张开手,笑着抱住你。

[安雷]起风了

快递小哥突然送来一份快递。我没有网购的习惯,平常也没有朋友寄东西,但上边填着的地址和我家分毫不差,只能拎回家里看看。

打开的时候里面掉出两张明信片。一张背面用黑色签字笔写着“雷狮”,一张是“安迷修”。

安迷修签名的那张下边还写了几行字,笔锋刚劲有力,很漂亮。画面里玫瑰色的暮霭极其轻佻地浮在天空中,雷狮撑着深褐的栏杆,双脚浮空地坐在上面,安迷修靠着他身边的栏杆,浅灰的风衣微微扬起,他没有看镜头,眼神似乎是飘着的,但我知道他一直温柔地注视雷狮。雷狮穿着那条牛仔裤,眼神淡淡的,暮光从侧边泼下来,愈发衬出青年的英俊潇洒。

我推开窗,天色开始慢慢沉了下来。夏天的风吹进来,柔软又缱绻。

军校...

1 / 4

© 流连若夏 | Powered by LOFTER